全国连锁典当品牌  河南省典当行业协会会长单位 

这是描述信息

全国统一24小时热线   

400 886 3710

全年营业  8:30 - 21:00

imgboxbg
/
/
/
“三角债”危机波及典当业

“三角债”危机波及典当业

“三角债”危机波及典当业

由于“三角债”问题业已在国内的不同行业、不同程度地存在,并有进一步蔓延扩大的风险,工信部、银监会、商务部、发改委、住建部、国资委、人民银行等部门和机构相继在九月和十月份开展了密集调研。近期,调研结果已陆续公布,显示出“三角债”危机有进一步蔓延的风险。而最近,有不少地区的典当企业也向中国商报反映,“三角债”危机已波及到典当行业。 

不管是企业经营者还是各界的专家、学者,都在极力呼吁,一定要遏制“三角债”危机的蔓延,若有可能最好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 

东重西轻 

一般意义上的“三角债”,是指数家企业之间超过托收承付期或约定付款期、当付而未付的拖欠货款的俗称,是指数家企业之间拖欠货款所形成的连锁债务关系。它也发生在典当行业内,一般表现为:当户典当行借款,却无法按期还款,但当户并非恶意拒付借款,而是因为当户的客户也欠他钱。 

上海一家典当行的企业负责人张先生最近就在为“三角债”的问题犯愁。当地的一家装修公司接到一个垫款项目,由于自有资金有限,便向该典当行借款,用于购买装修材料。但等装修工程结束,装修公司向客户提出结款时却被告知:因市场不好,暂时无法付款,装修公司只好拖欠典当行的借款。 

“现在,上海有不少典当贷款都是借款本意不错,客户也想善意还款,但最终的结果却往往是形成‘三角债’。”上海典当行业协会会长吴贤达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三角债”问题如今已让很多沪上典当企业的老板头疼。 

与此同时,吴贤达还透露说,最近上诉的不少典当纠纷案件,其爆发的根源就集中在“三角债”上,尤以钢贸市场为依托的典当业务受灾最严重。 

然而,“三角债”的普遍存在不止是在上海。据记者调查,浙江、福建、广东、辽宁等地的典当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较为集中的省市地区,那里的典当企业都普遍遭遇“三角债”危机。越往内陆、中小企业数量越少的地区,典当企业被“三角债”缠身的程度也越轻。 

如在浙江,人民银行前不久在杭州召开了关于“三角债”问题的一次摸底会议,浙江典当行业协会秘书长孔舟航应邀参会。在此次会议上,孔舟航不仅了解到“三角债”已让当地的制造业、钢铁、电力、有色金属等不少行业危机四伏,而且他也向与会者介绍了当地典当行业的“三角债”问题业已集中浮现。 

而当记者致电重庆典当行业协会会长杜明亮时,他告诉记者,重庆典当业虽然也有“三角债”的苦痛,但只是少数几家企业有此遭遇。另有陕西、四川、云南、甘肃等西部省市的典当业内人士也向记者反映,当地虽然也有典当企业的经营为“三角债”所累,但数量不多。 

另据了解,北京、安徽、河北、山西等省市典当业内遭遇“三角债”的企业数量虽不似东南沿海地区多,但有正逐渐增多的趋势。 

如北京就有几家典当企业负责人虽然告诉记者,自己并没有遇到“三角债”的困扰,但听说也有同行遇此问题。而这几位业内人士的说法也得到了北京典当行业协会有关领导的证实。 

正在统计10月份典当经营状况的北京典当行业协会秘书长郝凤琴告诉记者,在目前北京典当行业的单月业务中,续当的业务量远远比新业务要高出很多。“这对企业、行业来说,并不是好兆头,‘三角债’危机有可能隐藏其中。”郝凤琴不无担忧地说。 

大势所迫 

在众多遭遇“三角债”危机的省市中,内蒙古似乎是个例外。之所以说它例外,是因为内蒙古的呼和浩特、鄂尔多斯和包头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但这里的典当行也有不少身陷“三角债”漩涡。据内蒙古典当行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根和介绍,“受灾”最严重的是与房地产和矿产有关的业务。 

“有些企业是借款给房地产公司买材料,结果房子卖不出去,开发商没法还钱。但开发商说了,房子你想要多少都有,按四五千元一平方米算,给典当行。” 

王根和无奈地说:“但要这房子有什么用,卖不出去,典当行还是收不回款,结果被压死在房地产业务上。现在就有不少典当企业的老板整天都在忙于打这种官司。” 

对此,王根和分析说:“因为房地产市场不好,内蒙古的整体经济也正处于下行状态,很多典当行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而当户又不是恶意拒付本金利息,就形成了‘三角债’。正因如此,内蒙古的不少典当行因惧怕身陷‘三角债’,今年基本上都没有做什么新业务。” 

其实,王根和关于典当“三角债”成因的分析,也是许多业内人士的一致看法——典当企业之所以普遍被“三角债”所累,主要原因还是整体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并不是因为典当企业的风险控制不严、措施不够。 

上海典当行业协会会长吴贤达就颇有同感。他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沪上典当行业的“三角债”很多都是隐性风险的突发,令典当企业防不胜防。很多中小微企业既是追债者,也是借债者;有些企业是对外联保、一家保数人。只要其中的一环出现问题,典当企业自然追款无门。 

吴贤达还告诉记者,从工信部前不久已经完成的第一阶段摸底情况来看,“三角债”问题在不同行业不同程度的存在,并有进一步蔓延扩大的风险。其中,机械制造、煤炭、钢铁行业的企业债务问题较为突出。而银监会关注的“三角债”,则集中在个别地区因企业联保、隐性直保风险问题而诱发的,尤其是在与小企业关联的“三角债”。 

“这些‘三角债’集中爆发的行业,往往都是资金需求最旺盛的行业,而典当行之前的借款客户也大多集中在上述领域,那里的企业遭遇‘三角债’,典当行作为提供融资的服务机构自然难以幸免。”吴贤达分析说。 

不少学术机构对国内“三角债”危机的研究成果,也从侧面证明了典当放款遭遇“三角债”危机是大势所迫。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阿里巴巴集团在1015日共同发布的《长三角小微企业经营与融资现状调研报告》称,近6个月来,客户拖欠货款影响企业经营的小微企业比例达到30.75%。报告还称,长三角小微企业受“三角债”影响严重,而中西部省份也有朝这一方向发展的趋势。 

这一报告公布的“三角债”爆发区域和严重程度,竟然与记者对典当“三角债”调查的结果不谋而合;而各部委的调查结果,也与典当企业反映的“三角债”爆发领域大致相同。 

“这说明典当经营的好坏完全与大经济环境息息相关。”浙江典当行业协会会长王鹤群分析说:“过去,这一点没有引起过业内人士的多少重视,大家都觉得宏观经济形势跟自己的经营无关紧要。这次‘三角债’的爆发或许能给不少业内人士上一堂很生动也很深刻的课。” 

严控严防 

如今的“三角债”可以说已让金融业、制造业、建筑业、轻工业等行业领域都处风声鹤唳的状况。 

因为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初,我国曾经发生过一次严重的“三角债”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健康运行产生过极为不良的影响。为了推进经济的协调发展,我国采取过诸多举措,多管齐下花费了不小力气,并投入超过500亿元的资金,才最终解决了这一危机。 

然而,与上世纪那轮“三角债”是以国有大企业之间的政策性拖欠为主相比,目前的新“三角债”是以经营性拖欠为主,各种类型的企业均有涉及,且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受“三角债”影响更为严重,并有进一步蔓延的趋势。主要表现为:企业盈利下降、亏损严重、亏损金额不断增加,应收账款与应付账款呈不断上升趋势,资金回笼难度越来越大,资金回笼周期不断延长,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相互拖欠现象较为普遍等。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许召元分析说,此次爆发的“三角债”风险将比上世纪的更加严重,牵扯面更广。新“三角债”还会导致钢铁、机械、煤炭、电力等行业的信用风险有所增加,也将导致中小企业融资困境加剧,这又会让新“三角债”不断蔓延。但许召元认为,新“三角债”的风险尚在可控范围之内。 

“在部分行业和许多中小企业开始困于‘三角债’绞索苦苦挣扎的时刻,我们必须在它们的资金链断裂之前未雨绸缪采取行动。”有不少专家认为,治理目前的“三角债”应多管齐下:首先是需要金融扶持,发放信用可控的清理类贷款;其次是构建企业信用体系,对钉子户公布黑名单;第三是要对企业家的信誉和道德进行教育;第四是政府应对经营困难的企业提供其他融资和帮助,提高企业还款的积极性和能力;第五是对特殊企业和项目要给予财政补助或核销;再有就是银企联动,创新金融产品,探索企业债的融资和保理业务等。 

面对新“三角债”,典当行业的解决办法似乎措施不多、力度不够。上海典当行业协会会长吴贤达无奈地说:“银行在借款给客户时要询问用途,它们的监管严格、有力,如只会拨款给客户所说的用款对象。沪上典当行原来也不怎么询问客户的用款去向,但现在也开始普遍询问,甚至有些企业还要去实地考察。可也只能如此了,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可是典当行业监控贷款用途的控制力度远不如银行。”北京典当行业协会秘书长郝凤琴认为:“在风控能力不够,事出无奈的状况下,宁愿不接单,也不能趟‘三角债’的浑水,千万不能盲目。”但郝凤琴也未能提出更好地解决“三角债”的办法。

返回列表
二维码

赏珍殿商城

二维码

银丰公众号

页面版权所有©2020 郑州市银丰典当有限责任公司    营业执照   豫ICP备1101034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        公司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金水路85号大石桥西200米路南

页面版权所有©2020 郑州市银丰典当有限责任公司

营业执照   豫ICP备1101034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

公司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金水路85号大石桥西200米路南